行年近三十了,只有在看到自己捏陶泥的學生,他們的媽媽都無比年輕,來接他們時操著標準普通話,才感到我們輩父母的模樣,不再是如今正當年"父母"的概念了,恍惚間,覺得自己早已是大人,獨立生活,並將永遠獨立下去。

  這種瞬間感受到無所依傍的現實,還是難以消受,心裡立刻就回避開了。也因此明確了這不可撼動的殘酷真實,已經慢慢顯現。

文章標籤

shandy5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