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只記著香港的天黑的那麼晚,不知道原來南京的天亮的那麼早。

  差不多三十個小時前,旅行回來的機場大巴上,我有點習慣性的失落和感傷,sayaka,作為一個日本人,她配合著我說了句寂しいね。

文章標籤

shandy52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